当前位置: 主页 > 贸易资讯 > 人民币汇率未来双向波动将更为显著

人民币汇率未来双向波动将更为显著

更新时间:2018-09-15 09:57
浏览次数:
美元指数主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整。“8•11”汇改以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势出现了较大调整。2015 年末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公布以后,人民币中间价参考昨日收盘价 + 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形成机制被推广和认可。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来看,当美元出现调整,非美元货币与人民币之间的汇率关系随着发生改变,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需要调整达到一个合意的隐含中间价来保持对一篮子货币相对稳定或者有限幅度的调整,因此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和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变化共同构成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整的两大要素。而如果考虑到修正市场预期、更好反映经济基本面影响,则又引入了逆周期因子的调节。总的来看,美元走势无疑成为主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整的关键因素。
 
美元、美债走势与中美货币政策的分化。近期,美元指数持续上行,同时美债期限利差持续下行。美元走强主要因素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美国自身经济基本面仍保持强劲态势,对
 
欧盟、日本经济的相对优势扩大。美国就业市场进一步走强,支持薪资增长,通胀接近美联储 2% 的目标。二是欧美货币政策继续分化,美联储渐进加息,市场预期欧央行加息最早可能在明年第二季度以后。三是地缘政治、贸易争端升级等因素进一步支持美元指数上升。本轮美联储加息进程仍在进行,预计未来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有上行空间,但短期利率上行幅度将更大,美国期限利差将会继续收窄。值得注意的是,未来有三个因素可能对当前美元、美债走势的逻辑构成挑战 :首先是美国自身债务尤其是短期政府债务持续扩张与高利率条件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其次,如果期限利率倒挂至零或者负利率区间,意味着流动性长期资产配置的边际增量可能达到极限,这对金融市场稳定性形成压力 ;最后是贸易争端加剧对美国经济复苏进程的影响值得关注。
 
2018 年以来,美国先后在 3 月和6 月进行了两次加息,我国先后面向普惠金融、MLF 到期置换和支持债转股与小微企业融资开展了三次降准。随着美国经济表现强劲,2018 年以来美国加息进程持续。我国 2016 年经济企稳后,宏观政策更多侧重于对结构性的问题,这其中主要是对实体与金融部门的债务风险、高杠杆的治理。我国货币政策也转向从紧,公开市场操作等政策工具利率利率上调、期限拉长,MPA 考核压缩广义信贷增速,资管新规等强化了影子银行监管。在这一时期,我国与美国货币货币政策总体来看是同向的,都处在收缩从紧的方向。当前中美货币政策正在从同向从紧逐渐分化,考虑到国内经济稳中有降,实体部门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突出,未来国内货币边际上有继续趋向宽松的空间,中美货币政策走向分化的趋势将会持续。
 
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均衡汇率长期趋势。近期人民币对 CFETS 篮子指数出现大幅下降,人民币兑汇率调整幅度有所超调,这与贸易争端加剧、国内货币政策出现微调以及中美货币持续分化有很大关系。从货币政策来看,中美货币政策正呈现分化趋势。这些都成为触发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出现下调的因素。从技术上看,美元走势决定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调整,但人民币均衡汇率长期趋势则取决于国内经济基本面。当前,尽管我国经济增长出现一定的放缓,但增速仍处于稳定区间,金融风险防范、去杠杆正在持续推进,系统性金融风险爆发的可能性不大,我国经济基本面、对资本外流的有效管理和外汇储备规模能够支持人民币均衡汇率长期内保持稳定。
相关推荐